蘇絲的生活筆記

關於部落格
The World According To Suse
  • 22273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式冷麵‧冰涼酸甜辛辣‧教人欲罷不能的重口味‧青島二三事

  那年冬天CDarren之邀,到青島參加一個同業的大會,那時我們住在上海,Darren說,讓太太也來吧,機會難得,大夥兒在青島聚…那夜我和CDarren一家來到一個市集,隨便走進一家小館子,菜單上有韓國冷麵,標價人民幣三毛八,實在不可思議…
  韓式冷麵有兩種,一種是湯的,湯底是冷的,而且是冰冷的,湯汁表面還浮著碎冰,夏天吃上一碗,只能用「爽」字形容。兩種冷麵的麵條都是細而且Q到幾乎咬不斷的蕎麥麵。湯麵不辣,而且清淡,乾拌冷麵卻是酸、甜、鹹、辣全部到位,口味重到家,教人欲罷不能…
*********************************************************************************************************************

食譜

材料:韓國蕎麥麵適量 小黃瓜片適量 水梨片適量 

醃白蘿蔔適量 冰塊適量 水煮蛋一顆 白芝麻少許

醬汁材料:蒜頭30克 醬油2大匙 麻油2大匙 醋3大匙

     糖2大匙 韓國辣椒醬(gochujang1大匙 

                           冷開水2大匙

醬汁做法:蒜頭洗淨去膜,再與所有材料放入果汁機中打勻,然後放入冰箱之中冰鎮。

醃白蘿蔔材料:白蘿蔔一斤 鹽1小匙 糖150克 檸檬一顆

醃白蘿蔔做法

1. 白蘿蔔洗淨削皮,切成約1cmX5cm條狀薄片;

2. 加入鹽用手搓揉均勻,然後以重物壓三小時;

3. 倒掉壓出來的水分,加入糖和檸檬汁攪拌均勻;

4. 放在冰箱醃漬三天即可食用。

建議:醃白蘿蔔也可以當小菜吃,不一定只用在韓式冷麵中。

韓式冷麵做法:

1.      小黃瓜與水梨切片之後先放入冰箱冰鎮;水梨泡一下鹽水,以免變黑;

2.      白芝麻炒香備用;

3.      準備一盆冰塊加冷水;

4.      取適量的蕎麥麵放入滾水中煮23分鐘;蕎麥麵很快熟,煮過久容易糊掉;

5.      麵條煮好後立刻丟到冰塊與冷水之中冰鎮;麵條不要泡水太久,否則會失去Q勁與蕎麥的香味;

6.   將冰鎮過後的麵條置於盤中,疊上小黃瓜片、水梨片、醃白蘿蔔,淋上醬
      汁,擺上半顆水煮蛋,撒少許白芝麻即可。

那年冬天CDarren之邀,到青島參加一個同業的大會,那時我們住在上海,Darren說,讓太太也來吧,機會難得,大夥兒在青島聚,或許一生就那麼一次。C說他先走,等他在那兒開完會我再到,於是幾天之後,我拖著小行李「打的」(搭計程車)前往上海虹橋機場,乘上東方航空的客機,隻身往青島去。

剛開始住在中國大陸有段時間,精神一直處在亢奮與緊張的狀態,走在街上,額頭底下的兩顆眼睛永遠睜得老大,充滿好奇,急切地想要認識那個地方,那個我們暫居的城市。在大街上,我暗自打量著男男女女的穿著打扮,比較著他們的舉手投足與我們有何不同。鑽進小巷弄,就為了看一眼老舊的牆垣、破舊的門窗、窗戶裡晃動的人影,猜猜裡頭的人正在做些甚麼,望一望頭上像萬國旗般晾曬在窗外和電線桿上的衣物還有偶爾從門框裡走出來的居民,尋找著他們日常生活的痕跡。走進商店裡或者遇見路邊的攤販,就想和店員或者外地來的小販隨便聊兩句,聽聽他們說話的腔調,測測他們想事情的邏輯,看看在「外國人」居住的華廈之外,當地人是如何真正的過日子。另一方面,我心裡是害怕的,畢竟我進入了「匪區」,經過國民黨教育多年的洗腦之後,我先入為主地有了敵我意識,再加上那時有位住在上海的劉先生出了好幾本書,把上海和上海人描寫得頗為險惡,總覺得和當地人打交道肯定吃虧,除此之外,電視新聞還老愛報導台灣人在大陸被偷被搶甚至被殺的案件,導致我一出門除了興奮好奇之外,還無時無刻惶惶無措,覺得草木皆兵,誰都不能信任。我就是帶著此種心情一個人搭飛機到青島的。

到了青島機場之後,我按照C的指示,搭上當地的機場小巴,我還記得搭一次的車資是人民幣十塊錢。青島機場很小,像一般市區的火車站。離開機場之後,道路既寬且大,小巴的司機盡情地踩油門,沿路喇叭聲不斷,有點像北京人走路時會喊「讓讓,讓讓。」那樣。我坐在最後一排,手裡緊抓著行李,遠遠的,駕駛座的擋風玻璃前方,是一顆紅豔豔的夕陽,天空已經慢慢由灰藍轉成暗紫,沿路是未開發的荒地,偶有矮房子和木頭漁網出現堆積在路旁。沿途不見站牌,車子一停,司機不說一句話,自然有人知道下車。我心裡有些慌,搖晃著腳步從車尾走到車頭詢問司機:「香格里拉飯店快到了沒有?」司機面無表情地說:「快到了。」我搖晃著腳步走回位子上。又過了好幾站,司機同樣不說一句話,同樣地自然有人知道下車,於是我再次從車尾走向車頭,「香格里拉快到了嗎?」司機依然面無表情:「快到了。」我再度心慌地往車尾走。窗外已經一片漆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又過了幾站,司機同樣不說一句話,同樣地自然有人知道何時下車,於是我又從車尾走向車頭,「香格里拉快到了嗎?」司機還是面無表情:「快到了。」這次我往回走的時候,有位熱心的大嬸在中間拉住我,說她會在香格里拉飯店之後兩站下車,她會提醒我,要我別再往前跑了。唉,我心想,親愛的大嬸,您怎不早說呢?到站之前,大嬸轉過頭來給我打pass,我還記得她圓圓的笑臉,粗粗的卷髮。車沒停,我已經拉著行李站起來等著,車一停,從頭到尾不說一句話也從未唱一聲站名的司機先生,突然張開嘴巴像唱戲那般,悠悠長長地大喊了一聲:「香格里拉到啦!」於是我紅著臉,愴惶地拖著行李在其他乘客和大嬸微笑的目光中,急忙地走下小巴,踏進黑夜之中。前方是燈火輝煌的香格里拉飯店,我仰起頭,鬆了一口氣,乍見滿天的星斗。

那夜我和CDarren一家來到一個市集,隨便走進一家小館子,菜單上有韓國冷麵,標價人民幣三毛八,實在不可思議,簡直免費。

自從大學時期在紐約吃到韓國菜之後,我就上癮了。我還記得我的第一家韓國餐館叫作「牛莊」,點完菜之後,服務生突然走到桌旁,手腳俐落地迅速擺滿一桌一小碟一小碟的韓國小菜,辣的、鹹的、淡的、甜的,豆腐、泡菜、黑豆、青菜、蘿蔔、海鮮,甚麼都有,超過十種以上。朋友告訴我,是餐廳招待的,換句話說,不用額外付費。當時我真是開了眼界。至於主菜,除了熱騰騰的生牛肉石鍋拌飯之外,最深得我心的,就是韓式冷麵。

韓式冷麵有兩種,一種是湯的,湯底是冷的,而且是冰冷的,湯汁表面還浮著碎冰,夏天吃上一碗,只能用「爽」字形容。兩種冷麵的麵條都是細而且Q到幾乎咬不斷的蕎麥麵。湯麵不辣,而且清淡,乾拌冷麵卻是酸、甜、鹹、辣全部到位,口味重到家,教人欲罷不能。

兩種韓式冷麵的差別除了一個是以湯調味,一個是以醬料調味之外,其實配料大同小異,常見的有小黃瓜、水梨、生菜、牛肉片、雞肉絲、蛋絲或水煮蛋還有各式醃漬物,例如泡菜、魷魚、小烏賊之類,多樣而且色彩豐富。上個禮拜C和我在路上閒逛時,意外發現一家韓國餐館,賣的是老板娘的私房菜,她做的韓式冷麵也非常地道非常好吃,但價格不斐,而且僅限夏季。不吃則已,一吃便勾起了許多回憶和想要一吃再吃的欲望,於是上韓國街買了兩包韓式蕎麥麵,一包一百元,兩個人可以吃上好幾次,非常划算。

這次做的是乾拌的。一般買回來的蕎麥麵其實包裝裡面都會附現成的醬料,但總覺得不夠,所以還會額外自己做。醬料的食譜是三姐提供的,她已經成了韓式冷麵好手,連她的韓國朋友都叫好。材料中的韓國辣椒醬(gochujang)在家樂福或者松青都可以輕易買到。

今天做的版本是那天我和C在那家餐館吃到的,配料極為簡單,只有小黃瓜片、醃白蘿蔔、水梨片和水煮蛋,非常清爽。喜歡重口味或者韓國料理的朋友,不妨試試。

  還真讓Darren說中了,也許一生就那麼一次,實在找不到理由再次造訪那場景有如童話的青島。除了興奮、好奇、緊張與害怕之外,在中國大陸那段時間,總想把握機會即時行樂,深深感受到每一個當下的難得與珍貴,認定每一個計畫之外的機會不會再有。但無論走到南京、北京、蘇杭或者任何一個長住之地以外的城市,只要能夠玩得徹底而盡興,總認為一次就夠,畢竟只是匆匆過客,在那裡沒有屬於我個人可追溯的歷史與記憶,沒有我深知的巷弄與思念的故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