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蘇絲的生活筆記
關於部落格
The World According To Suse
  • 22599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盲目的信教與盲目的反教一樣糟糕

  今天在網路上讀到了一些網友接觸基督教傳教的負面經驗,一些批評基督教與教會行為的言論,一篇由德國巴伐利亞政府青少年局所發表的〈邪教檢查表〉,以及由岑朗天所撰之〈從邪教問題看正統基督教的類同地方〉一文,終於使我豁然開朗。   第一次離開教會是因為教會小組的小組長控制慾太強,藉由小組介入我的私生活太多,甚至在我結婚的時候,強行主導整個婚禮的安排;另外,在教會服事的時候,曾經出現一些無理的要求,例如教會舉辦活動需要人手,牧師要求我們向公司請假到教會幫忙,而且還說 神會紀念或補償我們的犧牲。在基督教機構工作的時候,部門主管自己想要在辦公室裡面放冰箱,於是半強迫部門同工平均分擔費用,然後開了一張名為「奉獻」的收據給我們。教會有些同工過度偏激,一直強調說方言和一些超自然現象的重要性,如果不同意還會被圍勦;部份教友常把親人或朋友生活中不堪的遭遇,以代禱的名義拿出來和大家分享,讓我覺得很訝異也很反感。當我希望離開服事崗位的時候,同工給我極大的壓力,不但不考慮我的立場和實際的困難,還要我以 神或教會的事工為優先,不能因為私人的原因而離開服事崗位。第二次離開教會一方面也是因為小組長探我隱私太多,常常詢問我生活中的細節,而且強迫我一定要服事。後來離開教會的原因,大多是因為關懷組的同工過度積極,讓我覺得喘不過氣,要不然就是負責帶領我的弟兄或姐妹會以「你要走出來」、「你要改變」、「要和對的人在一起」、「你的生命不只如此而已」、「這是神的命令…」等等理由,不斷要求我參加主日以外的教會活動或者服事,試圖安排我的作息,用教會活動佔滿我的時間表,讓我感覺所有的需要和答案都能在教會裡面找到,離開教會,便會一無所有。   多年來我一直以為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承認自己個性太軟弱,不懂得拒絕,不懂得告訴別人我的底線;我猜想也許自己太自私,忘恩負義,輕看教會弟兄姐妹的關心及幫助;也許我愛自己勝過愛上帝和教會;我個性太孤癖,或許偏激的人是我,雞蛋裡挑骨頭,老是挑教會的毛病。因此,多年來我帶著這些罪疚感,不斷尋找新的教會,期待自己成為一個正常的基督徒。   然而,從網友的一些經驗裡面,我發現自己並非特例,許多人都曾經有過這些困擾,因而離開教會甚至放棄基督教信仰。當我看見岑朗天的文章以及〈邪教檢查表〉中羅列的項目之後,發現我在教會裡面所遭遇的很多情況,都出現在這兩份列表之中,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不舒服。   我不認為基督教是邪教,但我憎惡基督教徒那些與邪教無異的偏激行為。其實,許多人因為在教會裡面待久了,慢慢習慣了一套制式的行為以及語言模式,失去了獨立思考與自我省察的能力,好像被洗腦了一樣,大家說一樣的話,而且不清楚自己說的那番話背後真正的意義,誤以為只要有上帝的名作為後盾,甚麼話都能講,所有非理性的行為與要求都可以被合理化。另外,台灣受到東方文化的影響,是比較著重團體利益的社會,優先次序上,常將個人的看法置於群體之下,因此如果有個人提出異於普遍想法的質疑,就會惹來異樣的眼光,甚至被冠上敵基督的帽子。因此反基督教人士,常常會將共產社會底下的白色恐怖與基督教聯想在一起。聖經裡面說,上帝付予每個人自由意志,給人自由選擇的權力,而執行「選擇」這個行為以前,必須有獨立「思考」與「判斷」的動作作為先決條件,而不是盲目的信教。有一句話說的很好:盲目的信教和盲目的反教一樣糟糕。   釐清這些癥結之後,心裡確實好過了許多。如果有機會回到教會,再次遇到同樣狀況的時候,我希望自己能夠有智慧與勇氣,大膽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