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蘇絲的生活筆記
關於部落格
The World According To Suse
  • 2257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山楂果樹的聯想‧Crabapple Tree

*********************************************************************************************************************

屋子四周長了幾棵山楂果樹,初夏期間,開了滿樹的花朵,燦爛的粉紅與深紅令人眩目,不時有蜜蜂、蝴蝶和色彩鮮豔的鳥兒在樹間停歇與穿梭,美得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受,彷彿置身於畫中,彷彿進入一種永恆的狀態。

山楂果樹的花期不長,轉眼兩三個禮拜,如此盛況便隨著花謝花落而消失,此時可見樹上出現精巧的果實,像微型蘋果,樣子十分好看,到了夏末與初秋,果實鮮紅飽滿,乍看好吃,咬一口卻是滿嘴的酸澀。

曾經聽朋友提過他自家種的山楂果,也吃過那位朋友自製的山楂糖,味道獨特,有點類似台灣柑仔店賣的酸梅片,但又不盡相同。基於好奇,我拿了梯子爬到樹上,採了一些果實,加些砂糖、檸檬、蘋果和香料熬成果醬,真是奇妙,和朋友給我吃的山楂糖味道一模一樣。

這位朋友屬於長輩級人物,對我而言我們之間總是有一份距離感,一切和他有關的事,都是從身邊其他人口中聽來。基於敬畏長輩的心態,我總是按著那些事先聽來的二手資訊,按著做為晚輩的身份和他人期許中的禮貌和他應對與相處。老實說,雖然認識他和他的妻子多年,但我並不是真的那麼認識他們。他的妻子最近與我聯繫,我們好久不見,收到她的信和簡短的問候,我覺得好窩心,但也覺得些許遺憾,過去沒有好好認識她,每次見面,又總是再一次的「好久不見」。

如果他們在我心目中不是所謂的「長輩」呢?如果不被來自他人的二手資訊所影響而有了先入為主的成見呢?或許我會鼓起勇氣多認識他們一些,多喜歡他們一些,和他們的關係再緊密一些、親近一些。想想,他們年齡大我不超過十歲,勉強可以稱為同儕吧。

晚輩對長輩,妻子對丈夫,兒女對父母,媳婦對公婆、下屬對長官、學生對師長,有時候我感覺,人在各自的角色、外在的身份和他人的期許當中是極端孤獨的,因為別人並不真正認識你,你也不真正認識對方,你我只是按照某種無形的規範,按照某一套成習的預設觀點,按照你我在他人眼中的社會地位和職業(或專業)抬頭,努力地扮演、扮演、扮演…。時間久了,會累,會厭倦,或者不知不覺逐漸地將自己遺忘,也將對方遺忘。一切只剩下角色與身份的空殼,好空洞,好虛偽,好寂寞。

我猜那山楂糖一定讓朋友相當自豪,他在中國大陸墾地種植,每年生產數公噸的果實,並且設廠製成糖果做為商品販售,每回見到他,他總不忘送我幾包。至於那山楂糖的味道,老實說,我不喜歡,太甜,裡頭添加的香料,不合我的味口,味道有點怪。如果我將這番話直接告訴他,我猜(或者我希望)他聽了不會介意,甚至哈哈大笑兩聲,或者問問我的意見,但基於他是長輩,除了謝謝,我從來不說甚麼。但如果他真問我,我會熱心地告訴他,我做果醬的時候發現,材料要簡單,不要添加太多種香料,也許香草精和檸檬就足夠,而且將蘋果換成鳳梨,味道會更好。

  曾經幾次和朋友的妻子單獨相處,她為人並不如我想像中那麼高不可攀,絕非他人口中那般的無禮和刁鑽。老實說,從少數幾次言談中,我發覺我喜歡她而且欣賞她。她有我沒有的率直和大膽,每次看她與人互動,總會希望自己有她的真,有她的一點點悍,有她的「我就是這個樣,管他別人怎麼想」。如果有機會,我很希望和她像姐妹般,一起出去走走逛逛,累了坐下喝杯咖啡,或者喝瓶汽水,漫無目的的談天,也許聊聊我們彼此對山楂果樹和山楂糖的瞭解和看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