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絲的生活筆記

關於部落格
The World According To Suse
  • 223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想哭,因為我傷心

*******************************************************************************************************************

「不准再哭了,小姆。這個家不容許有愛哭的小孩。」每次三歲的外甥開始鬧情緒,旁邊的大人總會試圖制止。

「可是我傷心,我想要哭。」(But I am sad, I wanna cry.)

「小姆早安,你的雞蛋三明治看起來好好吃。」早晨起來我總會給小姆一個大大的微笑,向他道早安。

「姑姑,妳開心了呀?」(Gugu, you happy?)看見我的笑容,小姆總會注視著我的眼睛,認真地問我。

「是的小姆,我很開心。你開心嗎?」

小姆很篤定地回答:「Yes!

最近小孩子的一些童言童語常常盤旋在我的腦海之中,激盪起許多不明究理的感受,讓我沒來由地想哭,想笑。

也許是間接意識到,人逐漸長大,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愈來愈擅於壓抑自己、隱藏自己。基於外在的規範與期待,基於人與人之間的禮貌和界線,基於自我保護與尊嚴,在生活中,在不知不覺間,在一次次出於潛意識的行動反射中,因為不敢或無暇面對自己情緒背後的種種複雜因素,我們學會略過或合理化自己與他人的行為,害怕正視與展現真實的自己。當我們因為別人錯待我們而生氣或傷心的時候,我們指責自己,告訴自己太小氣。當我們得罪他人的時候,我們反而絞盡腦汁想要找出對方的錯處。每當我們乎視自己或者他人的情緒,或者拿著那些外在的規範、期待、禮教一次次自我批判與論斷他人時,我們似乎也無形中不斷地在傷害自己、貶抑他人。

我好累,我想休息。我餓了,想吃。渴了,想喝。我想哭,因為我傷心。我想大叫,因為我生氣。我想笑,因為我開心。多麼自然的反應,人們卻寧願違反自然,用種種理由,來制止自己或者干涉他人擁有這些反應的權利,給自己或者他人的行為與情緒貼標籤,做那種種未經證實的主觀聯想。吃夠了吧。喝夠了吧。哭泣的人是弱者。生氣是壞行為。分享成功的喜悅等於自滿與驕矜。振作起來,不能容許自己繼續傷心。

或許,是出於愛,是出於關心,對我們所在乎的人。那丁丁點點令人感覺不舒服、不自然的地方,有時總歸起來叫作「叮嚀」、「教導」、或者「建議」。

那麼…

可不可以在關心的時候,別再加上強迫與限制?

可不可以在付出的時候,別再加上期待?

可不可以別在給予愛的時候,反而添加了恐懼與壓力?

從外面回到家,坐在餐桌旁高腳椅上沾了滿臉食物的小姆看見我,喜滋滋地說:「嗨!姑姑,妳回家啦!」

「是的,小姆,我回家了。」

「姑姑,來,站在我身邊。」(Gugu, come, stand next to me.)

OK, 小姆,」我走到他身旁,心裡覺得應該為他做點甚麼。「小姆,要不要姑姑給你拿餅干?」

小姆笑著說,「No.

「要不要姑姑給你拿果汁?」

小姆又笑著,很用力地說,「No.

「要不要姑姑給你講故事?」

小姆這次看著我,說,「姑姑,不要說話,站在我旁邊就好,OK?(Gugu, don’t talk, ok? Just stand next to me.)

我說,「OK。」

「姑姑,妳哭了,妳傷心嗎?」(Gugu, you cry, you sad?)

我笑出聲來。

「姑姑,妳開心了呀?」(Gugu, you happy?)小姆又笑著認真地看我的眼睛。

        「是的,小姆,姑姑開心了。」(Yes, Gugu is happy.)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